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安徽根治白癜风的中医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14:13:1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安徽根治白癜风的中医,河南能治白癜风的设备,合浦白癜风医院,江苏儿童白癜风,浙江治白癜风的仪器,可以治好白癜风好的偏方,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那好

  8月14日起,天弘基金旗下余额宝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正式调整为10万份,已有存量不受影响。

  对于此次调整,天弘基金方面表示,主要在于今年以来,余额宝规模增长较快,下调持有人限额是为了保持余额宝稳健运行,维护投资者的根本利益并更好地服务大众投资者。

  这已经不是余额宝第一次调整个人账户持有额度上限。此前的5月27日,余额宝的最高额度已经由100万元调整为25万元。短短两个月,余额宝封顶金额两连降,背后直指货币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问题。

  而在余额宝封顶金额下调至10万之际,其它基金公司却在通过各种方式或渠道力冲货基规模,其中,与银行合作推出余额理财产品成为时下之热。

  冷与热的双面,货币基金正在迎来一个监管转向的风口。

  余额宝两大难题待解

  余额宝两度下调限额的背后,是规模扩大后随之而来的管理压力。

  其规模增速有目共睹。截至今年6月底,余额宝规模达到1.43万亿元。比去年年底的0.8万亿元,激增了近80%;环比2017年一季度末的1.14万亿元,增加了近3000亿元。

  与此同时,在2016年底,余额宝的持有人共3.24亿,个人投资者占99.72%,人均持有2489元。作为这样一个“全民产品”,余额宝的一举一动皆需小心谨慎。

  按照天弘基金的说法,余额宝用户的理财大多以小额理财为主,人均投资金额只有几千元,远低于10万元,因此,此次调整对余额宝绝大部分用户没有任何影响。天弘方面还表示,目前没有继续下调额度的计划。

  从对个人或者对余额宝本身这个产品而言,下调上限的影响或许确实不会太大。对天弘基金而言,余额宝到现在这个量级,不再是追求规模的时代,主动调整限额也是为了放缓余额宝的增速,以便稳健管理。

  但按照余额宝目前的体量,即便增速放缓,天弘基金仍然需要承担极大的压力,而这个压力并非仅仅通过调低余额宝限额就能解决。

  一是无法回避的风险准备金问题。根据3月底公布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以天弘基金目前的情况难以达到这一规定。

  一位基金公司高管陈明(化名)向记者表示,“如果严格按照《意见稿》执行,以天弘货币基金目前的体量,风险准备金起码要50-60亿,我们作为一家老基金公司在风险准备金上也才10亿左右,顶多支撑1000多亿的货币基金。”他认为,如果天弘基金一下拿出这么多钱,全部放进风险准备金显然是不可能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对天弘来说压力巨大,要么规模去化,要么纳入MPA考核,两者都很难。

  陈明还提到,尽管之前《意见稿》表明可以适时调整前述系数,实施差别化监管,但现在《意见稿》已经下发几个月了,正式文件还没有落地,显示在这个问题上具体如何执行还存在分歧。

  另一方面的压力在于余额宝的配置分散性问题。近期业内讨论颇多的货基新规提出,对货币基金投资商业银行同业存单新增三条核心规定:将禁止货基投资主体评级低于AA+以下的商业银行发行的存单;AAA级以下商业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的投资比例最高不得超过10%;规定同一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全部货基投资同一商业银行的存款及其发行的同业存单与债券,合计不得超过该行净资产的10%。

  具体新规究竟如何尚不明确,不过对于上述说法业内已经有颇多解读,其中业内对“新规将提升巨型货基配置压力”这一说法几乎没有分歧。天风证券就分析指出,新规确实会对超大型货币基金的发展产生一定的约束。由于净资产比例的限制,当基金公司旗下的货币基金总规模达到4000-5000亿时产生的配置压力会显著增加。

  无疑,天弘基金在这方面的压力是比较大的。陈明表示,“据我了解,余额宝在存款和同业存单分散性这方面一直做得不错,非常严格地去执行配置的分散性。但随着规模扩大执行难度也在加大,现在监管对这块的要求越来越高,天弘只能去找更多符合条件的公司进行合作。”

  对于天弘而言,如何在把控余额宝的风控问题下,加速完善其它产品线,补齐其它短板,将是未来取得突破的必经之考验。

  大公司发力余额理财

  在余额宝连番限额的另一面,其它基金公司却发出了向货基冲击的号角。尤其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大基金公司,更是将货基视为今年最重要的“战地”之一。

  沪上一位公募基金人士介绍,余额宝带动起来的个人储蓄存款大搬家,对银行造成了冲击,再加上去年以来加码的MPA考核,对于银行同业业务投资标的监管,以及银行“降杠杆”对理财产品造成的冲击,都令银行必须寻求创新,而与基金公司合作发展余额理财成为最热门的方式,一些有垫资实力的大基金公司对于这类合作也十分积极。

  华南一家基金公司的副总经理张晓(化名)向记者表示,“做货币基金其实赚不了多少钱,而一出事就要赔大钱。2011年、2013年以及去年年底,货币基金流动性出问题的事情都有发生过,而且每次都是规模前十的大公司,所以对于流动性压力这方面所有基金公司都是非常谨慎的。但为什么大家还是这么积极去做货基,因为这确实是短时间内冲规模最容易的方式。”

  实际上,过去几年,也有不少银行跟随余额宝开发出不少“互联网宝类”产品,但主要是一些大银行、股份制银行,合作基金公司往往比较局限,推广力度也不够。但今年以来很多中小行尤其城商行都在行动,合作基金公司也大范围地扩大。

  张晓指出,“小银行比较讲究人情,往往愿意和能够专心给他们提供服务的基金公司合作,所以一些中小基金公司合作对象很少,搞定一家城商行就能带来大的增量。而大基金公司则倾向于跟很多银行都有合作,因为从垫资能力和布局费用来说,大基金公司都比较有实力承受。”

  但无论如何,针对货基的监管新规即将落地,基金公司即便想继续在货基领域发力,也必须面临监管的压力。

  深圳一位公募基金总经理表示,再造一个余额宝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说尽可能在公司能承担的前提下把货基规模尽量做大一些。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南部白癜风医院